资讯 ·

小红书变身小红店,能否实现种草、拔草一条龙?

社交电商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再陌生,如果你说不知道社交电商这四个字,可能都会有人笑话你”out”了。我们也听到过太多平台进入新领域,包括在去年一直身陷舆论的小红书。

小红书变身小红店,能否实现种草、拔草一条龙?

2019年3月12日,小红书旗下社交电商平台小红店开始内测。小红书是一款以用户UGC为基础的App,作为一个生活方式社区,小红书每天70%的曝光来自普通用户发布的内容,通过用户贡献种草帖实现产品曝光率,进而从社群互动再发展到电商平台,形成闭环。

然而,小红书商城做得并不好,许多人在小红书种草后,都移步到天猫、京东等大型平台购买商品,因为相较于小红书商城,前两者的价格更为优惠。

小红书社交往平台商城的转换率并不高,推出小红店似乎成了小红书必须走出的一步。距离去年内测到现在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小红店的成绩如何了?

小红书坎坷的2019年

小红书的运营主体为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资本一路追加到如今的5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电子商务(不得从事金融业务),供应链管理,物流信息咨询,仓储服务(除危险化学品)等。

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创始人毛文超,持股比例为80%。第二大股东为公司创始人瞿芳,持股比例为20%。

截止目前,小红书已经接受到五轮投资,最近的一轮投资是由阿里巴巴领投的D轮超三亿美元投资,小红书的估值也已经达到30亿美元。据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7月,小红书用户数超过3亿,其中70%用户是90后。

小红书变身小红店,能否实现种草、拔草一条龙?
小红书已经得到五轮融资

然而,小红书在2019年12月24日发生了重大变化,创始人毛文超卸任了法人和董事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合作伙伴曾秀莲。对此,小红书作出了回应,称公司旗下有多个主体公司,单个主体公司的法人变更,是法务层面很正常的操作。

小红书的变化早在2019年2月就有所体现,小红书对公司内部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打通社区和电商,并明确提出“2019年是小红书用户增长和商业化的关键年”。

一个月后,小红书旗下的小红店开始内测,据小红书介绍,这个尝试是小红书商业化生态的一部分,也有许多品牌方前来沟通,看好这个项目,它可以触达App本身尚未触达的人群,满足他们的需求。

早在2014年末,小红书上线了跨境购物板块“福利社”。

小红书的种草帖下面都有原文的同款商品链接,一开始,小红书为了保障所售商品为正品,只采用直营的形式销售,小红书在全球29个国家中,重资建立了自己的物流仓库。据当时小红书公布的数据显示,启动电商模式后的5个月时间里,小红书销售额达到了2亿多人民币。

小红书变身小红店,能否实现种草、拔草一条龙?
小红店小程序的首页

但小红书没有价格优势,许多用户都”转战“天猫、京东等平台,加上起初小红书自营业务提供产品种类与数量,无法满足用户的核心需求。随之而来的还有假货、配送慢和售后等问题。

对于小红书而言,2019年是极为黑暗的一年。

2019年7月29日,由于小红书里一些酒店打卡笔记有涉黄的嫌疑,小红书App陆续从iOS、小米、OPPO、华为等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下架。雪上加霜的是,小红书还成为很多违禁品的交易平台,除此之外,很多自制的化妆品在小红书里刷阅读量、点赞数和评论等等。

在经历了长达两个月的下架风波之后,小红书10月中旬重新上架。据数据显示,小红书的月活从6月底的9300万下降至9月底的7288万,这一打击让小红书元气大伤。

2019年12月23日,央视点名批评小红书等电商平台上有刷评论、刷点赞等违规行为,并因此孕育而生了一系列的黑色产业链。随后小红书也作出了回应:“黑产刷量行为是小红书一直以来严厉打击的对象,平台早已设有独立的反作弊技术团队,对虚假笔记及恶意刷量采取实时打击,一经查实严厉处罚。”

坎坷的2019年也并未让小红书一蹶不振。小红书早早推出小红店对电社交商进行进一步的探索。

顺势而生的小红店

据小红书信息显示,小红店是单独的团队在运作,小红店的运营主体是宁智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9年2月28日。

据天眼查信息,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29日,注册资金100万元,法人代表在2019年4月由原小红书电商平台事业部总经理徐宁变为朱彬,小红书的两位创始人毛文超和瞿芳,分别持股80%和20%。

在商业模式上,和所有社交电商类似,小红书也依靠分享返利的方式来获取更多的用户。颜值君在微信里面找到了小红店精选的小程序,从美妆个护到蔬果生鲜和家居生活等版块,每件商品都有用户贡献的种草文章,还有很多入驻小红书的明星写下的种草帖,文章的下方就是商品购买链接。

产品不算太多,基本以食品、快消品类为主,单价在50元-200元左右。

小红店在12月底开启了“红人计划”,所有用户均可邀请好友注册拥有粉丝,粉丝达到50人后就可成为红人。小红书方面表示,只选择和品牌方直采,可以保证品质和价格优势。该平台的佣金比例在10%-40%左右,不同的商品对应不同的佣金比例,最高返利可以达到40%。外界看来,小红书此举的目的显然是为加速内容变现增加一个新的渠道,为社区补充增量拉新,并提高社区内容的转化率。

如今,以返利形式抢占用户的平台数不胜数,竞争形势越演越烈,小红店又将以什么优势取胜?

诱人的返利

小红店依托于微信小程序,使用198元可以成为小红店红人,红人有分享返利的权利,12月底,小红店开启了“红人计划”,成为红人后可以在小红书的流量扶持和政策指导下,创建并带领自己的创业团队。而小红店也会根据团长的推荐会员数量、自身及团队的销售提成、孵化红人数量给予一定的金额奖励。其中团长直接推荐会员可以获得150元的奖励,间接推荐会员可以获得50元的奖励,这样看来,推荐的返利还是挺可观的。

小红书变身小红店,能否实现种草、拔草一条龙?
红人的每月盈利和粉丝信息一览无余

颜值君联系到一位名为李妮的红人,她在小红店内测之初就加入了,据她介绍:“所有用户均可邀请好友注册以拥有粉丝,粉丝达到50人后就可成为红人。

成为红人后,用户购买产品可享受返利,最高返利比例为40%。比如,购买一个价格为125元的洗面奶,红人可获得50元返利。”在小红店的“粉丝管理”页面中,红人可以看到粉丝邀请用户的进度,并联系邀请者及其粉丝,还可以通过“联系Ta”选项直接与粉丝在微信上直接对话。

此外,红人还可以看到粉丝下单和浏览商品的情况,了解其消费趋势。

李妮告诉颜值君,成为红人后,还可以教新人如何引流,促成交易。

小红店还有专门的“商学院”向用户提供“新人必看”、“红店资讯”、“进阶课程”和“大咖讲座”四类内容。

据悉,这些内容包括关于微信营销、快速爆单、朋友圈运营和打造个人IP等课程,涉及吸引新用户、维护用户关系、管理粉丝和社群运营等多个方面。据李妮介绍,她是全职妈妈,每天在空闲的时候就会分享一两件她认为好卖的产品到朋友圈,吸引朋友前来购买,从而拿到返利。她每个月能从中得到一千多的盈利,“虽然钱不多,但是闲下来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选择,况且现在小红店里面的产品还不算多,等更多的商家入驻后,我相信会有更客观的收益。”她还建议颜值君在朋友圈还没人做小红店的时候要把握商机,趁早加入。

颜值君找到一位三个月前做过小红店的刘潇,据她所述,她以前喜欢在小红书种草,看到小红店内测的广告,就花了几百元成为红人。没做多久,刘潇就放弃了,她说:“小红店只有一个层级,感觉和做微商差不多,如果有做微商的经验回报还是不错,我前期没拉到几个粉丝,而且粉丝需要消费一单,否则三天后就不是你的粉丝了,粉丝成为红人之后,和你就没什么关系了。我没赚到钱,就放弃了。”

小红店的页面中,有一项是商家入驻,商家需要发送自己的详细信息,包括各平台的销售额和是否入驻过小红书等情况,根据小红店工作人员审核后,方可入驻,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商家是免费入驻。

小红书变身小红店,能否实现种草、拔草一条龙?
商家入驻需知

如今,小红店是小红书对电商业务进行的又一次探索,对于小红书而言,通过社交连接在小红店上形成利益链,鼓励红人对用户进行深度运营,能够有效发挥自身的优势,提升用户的黏性和忠诚度。

但在朋友圈玩社交电商需要的人际成本并不低,小红书的粉丝大部分为中高产白领女性,其中做微商的只占少数,而她们在使用社交电商时所付出的人际成本,是小红店的佣金远不能补偿的。若想打开小红店的市场占有率,还需要精确找准自己的受众。

小红书的社交电商小红店能否做到种草、拔草一条龙服务,还需时间来交出答卷。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