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小红书社区反黑:看不见硝烟的持久战

爱奇艺遭机构做空的新闻,近日成为热点。撇去争议不谈,报告中涉及到的“刷量”、“流量造假”等指控,再次将时下各内容平台普遍会遇到的问题搬到了台面。

2018年9月,因播放量遭刷量屡禁不止,爱奇艺宣布关闭前台播放量数据,转而以综合多维度站内数据“热度”代替,此后优酷也关闭了前台播放量。

从淘宝打假打刷评,到爱优腾打击刷量,如今,新兴互联网平台抖音、快手、B站、小红书等也加入到了这场“热战”中。

2020年1月初,抖音发布报告称,截至2019年年底,其已共封禁涉嫌作弊账号203万个,涉嫌黑产带货账号17089个,拦截黑产刷量注册抖音账号请求9199万次,拦截黑产刷赞、刷粉类刷量请求5.51亿次。

腾讯也在2019年8月推出“守护者智能反诈中枢”,利用其AI技术、大数据分析能力和海量用户优势,进一步打击新型网络黑产。

然而,手机群控及箱控设备、深度伪造AI“变脸换声”、恶意爬虫攻击等网络黑产运行方式,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打击力度升级,也因之变脸。

不论电商、视频平台还是社区,图文、视频、直播等内容形式不断创新,但灰黑产,却是各平台始终都要面对的难题。究其根本,哪里有商业利益,哪里就有嗅觉灵敏、闻风而动的黑产。

01

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黑产

黑产刷量的根本目的是谋求利益,商业价值越高的平台往往越容易被盯上。但深究黑产产业链运作机理可以发现,一切并不那么简单,其中的利益链条可谓错综复杂。

除了爱奇艺,全球月活超10亿的图片社交平台Instagram也在2019年5月隐藏了前台点赞量。Instagram这么做的一大原因是,作为一个极具商业价值的平台,社区刷量问题已影响到了网站的交流氛围,其中甚至包括,许多KOL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赞”,也开始向一些机构买量刷赞。

2019年5月,一家名为“agoodcompany”的海外机构发表过一个报告。在调研了超过4000名英国KOL后,该机构发现,只有36%的KOL没有买赞、买评论、刷粉等数据作弊行为。

同样的事在YouTube上也多有发生。

《纽约时报》2018年一篇报道称,刷量公司在YouTube上颇有市场,目前已形成完整产业链,有些刷量公司在3年内即赚得百万美金;平台上有些音乐人也会给自己买数据,以此影响作品在Billboard上的排序,而最终受到影响的,无疑是自己作品的商业价值。

和2019年曝出的“星援”APP背后公司靠卖小号等半年吸金800万人民币相比,上面提到的3年赚百万美金就是小儿科了。深耕社交,同时又具备强媒体属性,微博因此成为粉丝追星的主阵地,热搜、热评、粉丝量等数据,逐渐演变成量化明星人气的核心指标。基于此,诞生了一批掘金粉丝经济的刷量大军。 

小红书社区反黑:看不见硝烟的持久战|何旭

不管是Instagram上KOL刷赞,还是YouTube上播客刷粉丝,抑或微博上“数据女工”给爱豆刷量打榜,这些现象背后,是围绕平台产生的大量品牌营销、商业交易行为。

数据意味着价值,刷量大军最喜欢的,就是这类极具商业变现价值的平台。

以小红书为例。在该平台,营销代理商是这当中占比颇大的一类刷量需求方。2020年3月的一天,小红书某博主忽然收到平台反作弊系统处罚警告,称其内容违规刷量。他很困惑,联系了合作方某营销代理商,询问得知,是该代理商购买了100个赞和2000个阅读,代理商辩解称这么做才能对品牌商有所交代。

客户看重数据,于是把数据做好、便于交差,就成了一些急于求成的营销代理商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购买刷量数据的源动力。

而对消费决策越有影响力的平台,就越容易成为刷量利益方的窥视目标。2019年2月,小红书反作弊团队接到举报称,某小家电品牌在刷量行业中听闻有竞争对手在通过购买虚假流量的方式占有自己的品牌词,主动来举报。

不管是何种原因导致的黑产刷量行为,对平台长期发展来说,这都属于一种慢性伤害。当这种非正常的人为排序手段严重影响了社区内容价值权重体系时,就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异化社区整体交流氛围,继而直接导致社区活跃度下降,交流空气污浊,最终殃及平台长期价值,其影响是致命的。

被“坑”的小红书博主最终被平台清理了笔记的刷量数据,涉嫌刷量不正当竞争的品牌代价惨痛:笔记被悉数清理,品牌也受到平台严厉处罚。

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副院长王四新在采访中曾表示,网络生态的日趋复杂和网络行为与大量日常经济活动联系的日益密切,再加上网络空间的身份更容易伪造,客观上助长了网络空间非法行为的增多,致使网络空间的交易行为难以在稳定、安全的环境中进行;这种状况损害了广大互联网用户的利益,恶化了网络空间的信息生态、内容生态,也给平台安全、合法经营带来了政策和法律上的风险。

正因如此,打击黑产刷量,已成为当前各互联网平台必须直面的一场战役。

02

拒绝灰色地带,“来一个打一个”

随着平台影响力的扩大,小红书对“打黑”的投入也越来越多。2018年10月,小红书成立了独立的反作弊团队。同年11月,反作弊“聚类模型算法”在小红书上线。

“数据维护中,暂时不要下单”。一石激起千层浪,“聚类模型算法”上线后,断了不少黑产团伙的刷量路径,一个月内持续两天刷量失效的情况,前后出现了4次。

在黑产行业,虚假刷量被伪装成“数据维护”,更为隐蔽的同时,也更容易蒙蔽初入行的博主,或是品牌代理商。

追求真实分享社区氛围的小红书,对这类灰色地带的容忍度格外低。

2019年5月,小红书启动了“5月真实行动”计划,不少踩线行为随之暴露。

小红书风控团队曾收到一位博主投诉,称其只要在粉丝群发红包让大家点赞、评论,笔记就会被限流。对此,小红书反作弊团队称,用红包刺激用户点赞,尽管并非刷量行为,但仍属作弊。

对博主发红包也严格限制,小红书的反作弊规则似乎比微信还要严格。这是为何?

小红书采取的是去中心化的流量分发机制,点赞、收藏等互动率高的优质笔记,获得的曝光量也就更大。而人为干预笔记的互动,将挤兑其他内容的曝光空间。此外,小红书社区具备较强的种草心智,离消费更近,因此需要更加严格的边界划定。

小红书社区反黑:看不见硝烟的持久战|何旭

在爱奇艺关闭前台播放量一周后,网络上就流传出代刷“热度”的信息。平台的打黑手段不断迭代升级,利益驱使之下,黑产团伙的作案手法也在推陈出新。

“每次你们拦截我们,我们都会变得更加智能。即使一个计划失败了,我们还会有别的计划。”这是一条曾出现在小红书后台的黑产团伙留言。

黑产犹如“打不死的小强”,从互联网产业诞生之初开始,和平台持续纠缠至今,从未停歇。

淘宝成立17年,迄今平台上刷单、刷好评的现象依然存在,尽管阿里持续打击,但这些商家不断变换招术,屡禁不绝;YouTube备受数据作弊困扰多年,但直到今天,它还在反作弊。

应该说,黑产永远紧盯最有价值的平台,哪里有利益,它们就会往哪钻,完全消灭几乎不可能,这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道魔之战。

据2019年7月小红书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反作弊报告,在该时段内,小红书日均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除机器刷量外,日均清理920篇人工刷量笔记。

这指向的是数据作弊难以禁绝的另一原因——假流量中有相当比例来自人工,而这是打黑过程中最难拿捏的一环,其难点在于,这些“散兵游勇”的水军,极难定位取证,即便抓到也难以按现有法律法规进行规范。

小红书安全团队曾卧底到一些传说中的人工刷量群。他们调查发现,这类任务群往往组织有序,行动链条清晰,群主会交代任务链接、规划路线,比如先去哪条笔记、停留多久、再去哪。“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判别真人水军刷量,进行精准打击,并且对个人的账号和笔记按违反平台规则处理,平台能做的我们都会尽力做好,但也只能做防守战。参与者是否应该受罚,是否应该被规范,已经超出了平台能力。”

“曾经很纠结什么时候才能打完,后来我想通了,这事也许没有尽头。那我们就来一个打一个,一直打下去。”小红书反作弊团队一名成员说。和很多内容平台一样,小红书反作弊也早就常态化。

03

群防共治,“打黑”任重道远

事实上,网络黑产类似病毒,互联网平台作为防守方,主要是被动防御,并不能从根源上杜绝。有些黑产的快速迭代能力甚至超过了各平台的技术迭代。此前曾有业内人士指出,真正有效的机制是在法律上进行严打。只有让黑产从业者意识到其所要承担的法律风险是其所获得的利益不能冲抵的,黑产才能真正被有效遏制。 好消息也在多起来,其中一个便是对这类呼吁的回应:国家监管层面正在积极动作。

2020年3月1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正式实施。该规定明确提到,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生产者、平台,不得开展流量造假、操纵账号等违法活动。

当然在实践当中,这些尚显不够,“打黑”仍任重道远,对于新兴互联网平台来说尤其如此,各自针对性策略不可或缺。

小红书社区反黑:看不见硝烟的持久战|何旭

拿小红书来说,3年来,该平台已形成了一套独有的反欺诈体系,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4月16日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社区生态治理报告显示,小红书当季处理涉嫌刷量笔记52万篇,拦截和清理黑产刷量行为逾1.4亿次。与此同时,小红书宣布接下来将启动跨部门的平台生态专项治理行动。“打黑”力度与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能够预判,出于生态健康考量,小红书“打黑”行动会长期持续,相关技术及方法则会迭代更新。而放眼全网,各头部平台大同小异。 

互联网反作弊无法一蹴而就,也难斩草除根,而长效治理,平台、公众都不能置身事外,彻底治理网络黑产,需要各方合力、共同监督。只有这样,网络环境才能真正做到天朗气清、生机勃勃。

“非常乐见像小红书等互联网服务提供者针对网络黑产展开的专项治理活动。”王四新说,平台利用自己在数据、算法和用户资源方面的优势,认真落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监管机构提出的监管要求,切实履行主体责任,通过生态治理专项行动,切断网络黑产得以维系的利益链条,铲除网络黑产滋生的土壤,为全面提升互联网生态质量作出了自己的努力。

文源:海克财经

参与评论